追蹤
跳跳羊的懶洋洋綠地
關於部落格
一個也許不平凡的站長,一個想必平凡的學生。歡迎用簡短的回覆代替「讚」!
  • 101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隆冬夏日 - 台東、墾丁、高雄三日遊 - Day 1

搖搖晃晃了五個小時,
從繁忙的北迴線到只有單軌的東部幹線,
我們終於在中午12:15時抵達的台東縣關山鎮。


草草在便利商店解決了午餐之後,
在火車站附近的捷安特直營店租了腳踏車,
上路前往去過不少次但是每次都相當漂亮的關山環鎮自行車之旅。

這一回來到關山環鎮自行車道的感覺不太一樣,
跟印象中的路線有一點點不同,不過大致上還是有心目中該有的型。
自行車道一開始在農田中穿梭,還有不少水牛在河道中的草地進食,
不過也造就了沿路上的農村「味道」;
轉個方向開始往山上行時,路兩旁變成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,
現在正是油菜花盛開的季節,花東縱谷引以為傲的「綿延150公里的花海」果然不是蓋的,
綠黃橘紅還有粉紫的顏色遍布在許多塊休耕的田中,好不漂亮!

中間在小半山腰上的路段,非常輕鬆自在,
大家的腳踏不自覺都輕快了起來,很快就過了六公里收費亭,
也很快就到了所謂的兩公里險降坡。
險降坡上的告示牌寫著駕駛技術不好者請下來牽車,
不過顯然一行五個人都是有技術的人,
騎在前面的人一個比一個愛衝──我相信騎在第一個的柴哥根本是剎車都放掉了吧!
唯一的女生,梅子,在這裡第一次展現出喜歡飆速的猛性。

自行車道進入尾段,來到了關山親水公園,
這裡跟我記憶中的公園差非常多,想必是又建設了不少東西。
轉到生態園裡面繞繞,基本上就是環境不錯的綠色區域,
倒是沒看到什麼動物;
不過非得提一點──大家也挺同意──生態園區裡面的賞鳥屋入口實在長的有一點像.......墳墓.......
讓走進去的人都不免感覺有一點點怪怪的吧!

繞完一圈生態園、在特產店逛了一下之後,
騎車回到租車店還車,接著就回到火車站準備下一趟行程。

大家決定直接到知本的飯店去,
搭乘火車到知本、轉計程車進入溫泉區,
便抵達了知本豐泰大飯店。
這間飯店跟知本老爺酒店比起來當然等級差很多,
不過也算是還不錯的飯店了。
房間大小中等、窗外沒什麼景色,
整潔度 OK、唯一很大的缺點是浴室沒有乾濕分離。

放好行李後,我們便到溫泉街去逛逛,
街上沒什麼人,大概是旅行社的旅客都還沒到所致,
逛到底回程時,遇上一些賣名產的攤子,
於是大家就東挑一點西挑一點秤斤秤兩買了小米麻糬;
隔壁的攤子顯然說客功力不減,
把剛消費過的我們給拉了過去,開始推銷小米酒。
雖然在我認知中原住民的小米酒還挺容易醉,
不過這裡的推銷倒是拼命強調小米酒不容易醉。
但是令我意外的是,
平常絕對不碰而且根本沒碰過酒的我,
竟然莫名其妙地被店老闆給灌了不知道幾小杯的酒試喝,
儘管是小杯子也沒裝滿,加一加起來應該有四分之一罐啤酒的量吧。
同樣也是不碰酒的柴哥也被跟著推銷了幾杯,
在喝了大概八、九種酒以後,
有些人的身體開始對酒精產生了反應。
說實在,我沒喝過酒,根本不知道喝過酒身體的感覺是什麼,
根據描述是耳朵、喉嚨和胃部開始發熱,
明顯一點的人就是臉紅──柴哥的臉很明顯,飛柔則是耳朵一點泛紅;
只是,就算那樣的描述,我還是沒感覺哪裡有發熱,
還是其實根本不知道那種感覺就是在發熱哩?

最後我們晃進一家山產店,
點了套一千五百元的合菜,
不過柴哥跟飛柔對所謂的「炸蟋蟀」挺有興趣的,
所以又加點了這道想必等一下梅子會一眼都不想描的菜;
炸蟋蟀的口感──吃起來就跟吃帶殼的溪蝦很像,
後勁的味道則有一點像薯條,
不過店家炸的鹹味挺重,所以蟋蟀原本是有什麼味道就不知道了,
每一隻蟋蟀中間都穿有牛蒡,挺好奇是怎麼穿進去的。
由於女孩不敢吃,所以最後由四位大男生解決這盤蟋蟀,
我塞了大概六隻蟋蟀,基本上不要硬想牠是蟲子,是沒什麼噁心的。

吃飽以後,就回飯店休息一下,
再到下面的溫泉和水療館犒賞白天辛勞的身體。

飯店裡的水療館不大,而且一半的設施感覺水柱沒有很強;
最舒服的設施算是從天而降的大水柱和汽泡湧泉了,
下午騎單車沒什麼感覺痠痛,所以在水療館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紓解的感覺。
後來跑去泡露天溫泉,台東的氣溫不冷,
所以溫泉沒有熱氣蒸騰的感覺,
不過真正的溫泉水溫度也讓人一時無法馬上適應。
這裡的溫泉氣氛感覺跟北投溫泉差蠻多的,
這裡似乎比較沒有刻應營造日式的感覺,雖然很明顯它是想要營造;
來泡溫泉的人不多,這一點倒是讓我挺意外,
不過這也恰好讓我們這一群人獨享一個浴池,
但是我們似乎是沒有在溫泉裡聊一堆天下事就是了──大概大家都累了吧。

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,
回到房間就是和同儕一起出去玩很正常的打牌看電視時間。
不過最後真正的"結束"卻讓人錯愕:
柴哥打算過去跟只有一個人睡的梅子一起睡(當然是不同床),
飛柔跟他道了聲晚安,送他過去──至少我當初是這麼認為──就再也沒回來。
他們出去時,沒關房門,很自然地我和教練認為會有人要回來,
但是等了許久,卻沒人出現,
對面房間竟然已經熄燈、又毫無人聲,
天哪!就這樣睡著了喔!?
兩張對面房間的鑰匙卡都不在我們手上,因此我也不能過去一探究竟,
我們決定再等半個小時,如果沒人回來只好對不起他們,
先關門睡覺了......
......就這樣半個小時過去了.....
看起來事局已訂,為了"方便"對面房有人臨時想回來睡覺,
我把我們房間的鑰匙卡從門縫推進去對面房間裡,
這樣我們應該就可以安心睡覺去了。

不過......
這實在太詭異了!
三個人睡雙人房,兩個人睡四人房,
這叫我怎麼好意思佔著雙人床大辣辣睡覺啊!
奇怪的罪惡感湧出之時,使得在漆黑空曠的四人房中的我和教練兩人,
一直聊天到凌晨三點多才漸漸不省人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